导航

聚焦杭州城市“月光”族 花钱如流水哗哗往外走

2018年9月18日 亚洲城在线娱乐城 0条评论 0个引用

  一帮人聚在一起观看天上的月亮,是一件赏心悦目的雅事。但“月光俱乐部”中的成员不是这样一群人,他们的“月光”,就是每月都把钱花光的意思。当我们在为本期专题进行采访调查时,发现这个城市中的“月光”原来已经如此之多。从我们采集的“月光”样本中可以看出,“月光”不仅是一种消费方式,更是一种消费观念。对于在年轻人中流行的“月光”现象,不同年代的人有不同的看法,有人对此痛心疾首,有人却认为可以理解。我们并不鼓励这样一种消费方式,但也认为没有必要加以反对。一个健康而日趋多元的社会,理应催生并宽容更加多元的消费行为。

  子矜,女,32岁,工作八年,年收入4-6万元,主要花费:购买家电、手机话费、打的、买衣服、请客吃饭

  回想起来,我觉得自己还算蛮节约的,没有花天酒地、声色犬马,在这充满诱惑的消费时代,谁能捂得住每个月薄薄的几张票子呢?

  要问我钱都花哪儿去了?还真说不上来。记忆中也没有什么大的开销,无非是一堆散沙,从指缝间一点点地漏光了。

  钱财的概念,从小就很淡漠。父母是普通的职工,只是父亲极宠我,总是偷偷地塞零花钱给我。长大了,一个人离了家乡到杭州读大学的时候,父亲在电话里最后总要关照一句:钱够不够用?

  工作后,父母总觉得单身在外生活不容易,所有的收入都让我自己支配。这一放开了闸,就更收不起来了。

  因为要保修,一些年前买大件的很多发票,至今仍夹在一本册子里:电视机4240元,滚筒洗衣机3000多元,热水器加浴霸2000多元,空调2000多元,CD播放机1600元(可恨的是我放在办公室里,几个月后的某天被偷了),爱立信手机4500多元,移动入网费2500元(那时入网真是贵啊)……几乎隔几个月就要添置一大件东西,但是又有哪一件是可以少得了的呢?

  还有,出租车是不能不打的,一个月下来少则600元,多则上千元;衣服是不能不买的,打折,买就送,这样的诱惑怎么受得了;饭是不能不吃的,自己懒得开火,不是请人吃饭,就是被请,反正你来我往。再有,看看电影、蹦蹦迪、淘淘书、买买碟片。倒是同学朋友帮我省钱。当时,有同学看我要买冰箱,就把家里更新换代下来的冰箱送给我,让我乐颠颠得不行。还有个朋友家里急用,问我借25000元钱。我刚好发了年终奖,加上卡里透支的钱,拼拼凑凑借给他了。过了两个月,他说,“钱还给你,不过我替你存了半年的定期,密码先不告诉你。”还真是亏了他,我把那张存单随便往某本书里一夹,到了年底,这笔钱成为我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积蓄。

  工作4年后,该添的东西也添了差不多了,除了吃喝玩乐,大项的开支猛减。但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下半年,我认识了现在的LG(老公),开始谈恋爱。悲惨的是,我们南北两地相隔,每个月的手机线多元。后来我把电话单据打印出来,上面记录大部分通线个小时左右,最长的聊了3个多小时。幸好3个月后,两个人到一个城市了。但每一个过来人都可以想见此后的开销:结婚、买房、装修、生孩子,钱像流水一样,哗哗地往外走。

  我是一直想省钱的,尤其是有了孩子之后,生活压力重了很多,但更是省不下来。譬如交通,基本上靠走路,路远就坐公交,但省了一个月的交通费,吃上两顿饭也就没了,顿时觉得挺灰心的。有个同学收入只有我一半,但工作5年攒了10万元,我听着也很羡慕。聊了一晚上天,取了一肚子经,雄心壮志地准备回来照做。方法也很简单,无非是每月列计划,按预算操作,能省的则省,尽量回家吃饭。坚持了一个礼拜,就不行了。就像减肥的人,忍了一段时间不吃,忍不住了,吃得更多。

  后来跟LG说起这事,LG说,有钱不花,死了白搭。只好自我安慰,活得这么辛苦,人生还有什么意义。先快乐了再说。

  项海涛,男,工作两年,月收入4000元左右,主要花费:朋友聚会、旅游、看电影和购买书刊、数码产品

  我刚刚收到上个月的信用卡账单———4544.58元,今天正从各张卡里取出来还信用卡财单呢!在MSN上向死党诉苦,却换来让我郁闷很久的话:你不是每个月都这样么?

  以我的收入,在刚毕业两年的大学生中也不算低了,每个月公司打到卡里的钱有3000多元,有时候给杂志社写写影评、碟评,每个月稿费也有500来元,再加上公司发的补贴、津贴,每个月到手的钱差不多总有4000多元吧。我是杭州人,住在家里吃在家里,可以省下一大笔开销,暂时还不用买房买车,可日子依然过得紧巴巴的,两年多下来,每个月卡里的结余基本保持在三位数。

  有时候在老妈面前抱怨钱不够花,往往要被她唠叨一顿:你有再多钱还不是照样被你吃光用光,老买中看不中用的东西!她的话也对,我特别喜欢样子好看的东西,每次去上海宜家,即便心里再怎么提醒自己要理性消费,在收银台前面对一推车的东西挑来拣去,拿起这个放下那个,最后还是搬一大堆好看却没用的东西回家。现在,老妈每次用我买来的餐具煮饭不得法时,总会啰嗦我不懂得省钱。

  FB也是每月账单上必定出现的项目,我和另外两个单身朋友,每个星期总会聚一两次,每次总会找新地方吃饭,吃完了总得找个地方消磨时间,去钱柜唱唱歌,或者到星巴克喝喝咖啡,稍微花费一下几百元就没有了。每个月我们还会组织一次短途旅行,平均每次花费在500元左右。国庆的时候去了趟南京,出游前精打细算安排行程做预算,但到最后还是超标不少。

  我还有一大块收入是花在了个人爱好上———买书和杂志、看电影、买数码产品。特迷烧钱的数码产品,每次上网看到新款数码产品,总会心生一种占有欲望,尤其是那些不断更新换代的数码相机、手提电脑和手机。因此每个月可能会有一笔短期存款,存两三个月然后一次性消费完,10月份就是这么买了一台苹果的ipod。现在正进行下一笔短期存款,准备在春节前买台PPC呢!也不是没有想过,要好好培养自己的理财观念,但是每次准备理财时面对那一堆票据,都让我感到头晕,后遗症就是更加爽快地花钱。现在唯一养成的理财习惯就是:花钱得记账,免得以后不记得钱花哪儿去了。和朋友玩过一个网上很流行的“现金流”游戏,我每次都是第一个破产的,被人嘲笑之余常常自我安慰“每个月就这么点钱,理什么财呢!”一次在高中同学聚会上,听说有人工作一年就存了5万元,心里颇为景仰,也很想效仿,但一转身就和朋友泡吧去了。“你现在不存钱,以后怎么买房子结婚啊!”老妈经常用这句话来威胁我。她还经常说起自己最引以为豪的光荣往事———当年和我爸谈恋爱时,两个人工资总和只有60元,每月都还能存30元,到结婚时已经攒了2000多元———这在当时真算一个天文数字了。两人把婚礼办得体体面面,没用家里一分钱。鉴于她的经验,现在老我每个月交1500元给她,存起来给以后做准备。对她的这种想法,我虽然理解,也知道以后的负担会越来越重,但想想以后结了婚就得为了钱服务,不如趁没这个负担时让钱为我服务,就算几年也好。节约理财?等到30岁之后再说吧。

  小雷,男,工作七年,月收入2000元—6000元不等,主要花费:购书、购碟,欧洲旅游

  都说三十而立,小雷今年正好三十。他换过很多单位,没有固定职业,目前刚刚“招安”到某文化单位。

  而立之年的小雷很有点得意,有妻子、有房子、有车子,很快又要有儿子(但他希望有女儿)。除了位子不稳之外,还有点儿五子登科的意思。但要问他有没有存下钱———没有!他可以算是70年代人中最早一批的“月光”族成员。小雷参加工作将近五年,单位先后换过五个,月工资从两三千、五千、六千再到三千、两千,像一条抛物线。钱对他的意义是———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答案:钱不是个东西。

  工资高的时候,小雷说钱不是万能的;钱花光了,他又说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。无论钱多钱少,在他手里都只是过客,并且匆匆。这过客为他换来了整屋子的书籍,整面墙的碟片;还有照相机、摄像机、数码相机;还有从宽屏、纯屏、背投电视到不断升级更新的笔记本电脑;还有欧洲旅游,法国小镇的浪漫、威尼斯水城的浪花……一个人如果这样过日子,美是美滋滋,但那钱怎么还存得起来?所以古人早有说法,叫做花钱如流水。人的手指伸出来很像河流,看手相的往往叫人五指并拢,如果指缝很宽,说此人一定是很会花钱的败家子。小雷的朋友们全是一批宽指缝,但他们没有成家,所以无家可败,充其量是败自己,吃了上顿不考虑下顿,考虑的是摇滚乐,是顶级大师的碟片,是只有自己懂的油画,是莫名其妙的古董。

  但小雷偏偏有一个不花钱的爸,一辈子只有一种活法———那就是存钱。衣服不露出胳膊就行,饭只要吃得饱就行,下雨头上有屋顶,出门有辆自行车(老凤凰)———你说,一个人还需要什么?打死他也无法明白,儿子一个月可以用光六千元钱!他是不是把钱当饭吃了?

  不明白归不明白,当爸的还是把几乎一辈子存下来的区区几万元钱给了儿子,帮他买房交首付。每晚睡觉之前都发愁,儿子每个月用得这么光光的,往后可怎么办?谁知越往后,这“月光”族竟然过得越舒坦,不仅娶妻生子,小房还换了大房,登山车还换了千里马(汽车)。谁叫这世界有了“按揭”这个词。

  其实像小雷这样的“月光”族挺会挣钱的,而他最大的快乐是用钱买着了自己喜欢的东西或者事情。比如说一把明代的旧椅子,小雷他爸说送给他都不要,儿子却花1200元钱捡宝似的搬回家来。比如说在银行和报社上班,一个月工资几千元钱,小雷说辞职就辞职。辞职后干吗呢?啥也不干,在家待着,写小说。这小说是能吃还是能喝?但这是他喜欢的事情,也算是花钱买来的吧,虽然代价高了一点。

  阿秋,女,29岁,月收入7000元—8000元,主要花费:购房按揭款、美容、化妆品、练网球、买衣服、养车费、手机线号,这个月怎么过的,怎么这么快呀?都说岁月催人老,过得这么快,不老才怪呢!”“按揭2500元,幸亏当时房子买了一百零几个平方米,否则这么压迫人,买房还有什么意义?电话费,好像没打几个长途嘛,聊的时间又不长,怎么又上了800元?”

  电话里,又传来阿秋的大呼小叫声。我们几个都已经习惯了,每月20号,她总是要叫几声的。不过,不用替她着急,她有解决的办法。大不了,20日以后喜欢的衣服不买了,想买的化妆品不买了,想请的客不用请了。再大不了,信用卡里透点支。

  阿秋是一家广告公司策划部经理,29岁,未婚,男朋友谈过两个,目前暂无。她每月工资7000元到8000元之间,在我们几个朋友中,她算是领子最白的一个,开车最早的一个,打球最酷的一个,积蓄最少的一个。

  本来,阿秋是用不着买房的。她与父母一起住,家里房子有一百多平方米。而且三年前颇有投资眼光的母亲又在城西买了一套150平方米的公寓,说是将来给她的。现在公寓租给人家,租金用来交按揭款,阿秋一点心事也不用担。

  父母虽然不缺钱,但见她花钱像流水,心中也不免发愁。一开始让她一个月上交1500,算是饭钱,后来觉得这样不妥,3个月后,便动员她买房,不然钱存不起来。阿秋想想也对,于是父母借她钱付了首付,每个月按揭2500元由她来付,算是硬性存钱的一个方法。

  在广告公司干,阿秋隔三差五地要去美容院,一个月1000元的支出少不了。这还不包括每天必需的洁面乳、护肤乳、睫毛膏、口红、粉底、香水,哪样都少不了,算起钱来,又是每月平均500元都打不住。

  在大学时,我们几个都练过网球。出了校门后,至少有三四年谁都没碰过了。从前年起,某个广告活动后,阿秋心血来潮,又重新拾起网球拍,并一直坚持到现在,每星期一次,一次两小时。一开始,她在大学打,陪练每小时30元,没多久,她换了个受过体校专业训练的,每小时70元。再加上每小时40元至50元的场地费,自己喝的和请陪练喝的饮料费,2000多元一个网拍的折旧费,一次运动下来,花销250元是最最正常的。几个同学都喊贵喊奢侈,但阿秋自觉球技进步快速,肚子上的赘肉都不见了,物有所值。

  阿秋另一大支出是买衣服。她买衣服习惯按季来,比如这个冬天的衣服、裤子、裙子、鞋子、皮包、围巾、袜子等等,她11月就全买了,至少要5000元吧。有人说提早买衣,很多衣服都会过时。阿秋不这么看,她说,好的服装公司,早在春季时就在考虑冬季的流行趋势,世界上最好的时装展示会都至少提早一个季节。

  干广告的朋友多,阿秋也不例外,她又很大方,一个星期出去撮一顿是最起码的。一次算200元吧,一个月800元就去了。前面说了,她还有车,一个月500元的养车费少不了;她有手机,每个月至少500元的话费。

  除了大头的开支,还有一些算不清楚的零碎花费。比如买点小零食、时尚杂志、最新影碟什么的,朋友过生日送个小礼品,这些加起来每个月也是笔不小的花费。

  周卫,男,工作五年,月收入3000元以上,主要花费:伙食费、房租费、老乡朋友聚会请客、买烟

  等周卫的时候,我想这位的哥什么样呢?在电话里我说我背一个黑包,手里拿个笔记本。然后就傻傻地站在马路边,心想白天睡觉晚上开车一定很辛苦,看见一个睡眼惺忪的人走过来,就跑上去问“周师傅吗?”结果那人瞪了我一眼。这时手机响了,一接听“我在你后面”,转过身,马路那边一个握着手机在耳边的青年在向我招手。真聪明。

  周卫在三运公司开出租,今年25岁,家在衢州农村,父母都是果农,家里每年果树收入约几万元。两个姐姐已出嫁,他是老小,参军到部队学会了驾驶,给部队领导开过车。退伍后就来了杭州开出租车,每月收入在三千元以上。工作五年多了,在这座城市里,他已经尝到过许多酸甜苦辣,但就是没有存款。

  问他钱用到哪里去了,“也不是很清楚,就这样用掉了。”周卫是个秀气又藏着几分帅气的小伙子,白白净净,诚实温和,谈吐朴实自然。他既不属于视金钱如粪土的精神贵族,也不属于玩名牌的耍酷一族。他甚至很节俭,衣着普通但得体,与几位室友共租一套公寓,公寓楼下就是菜场,他们自己买菜轮流烧饭吃。周卫说“我厨艺很好哦。”像这样的生活,每月伙食费支出约四百元,房租支出几百元,那么还有两千多块钱到哪里去了呢?

  每周他有一天轮休假,这一天的假日对这个青年很重要。他有一些老乡朋友在城里做都市服务业,有几个是和他在一个村里长大的。轮到周卫休假,他们就会聚一聚,也是轮流请客,去喝酒、喝茶、唱唱卡拉,仅此而已。平时工作中的小心与疲累,都在这一天放松了。他们宁愿珍惜这种打工友情,而不愿意珍惜金钱。除了聚会,周卫还抽烟,这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

  周卫去年曾谈过一个女友,但相处不久后,就像有首歌唱的那样“我的爱情飞走了”。那女孩是他的同乡,分手的原因并不是为了钱,更多的是两人性情不合。但周卫还是感到了危机,因为要想谈恋爱,女孩会说“到哪里去玩?”没有钱怎么去玩?所以这个英俊的青年无法恋爱。以前花钱很痛快,现在知道花钱既“快”也“痛”了,但他并不后悔,反正年轻嘛。

  像周卫这样一个月挣三四千块钱的年轻人,在杭州有很多,听起来收入蛮不错,但要想买房子就不知哪个猴年马月了。所以有些人干脆左手钱来右手钱去,亚洲城ca88手机版官网先过上好日子潇洒一把再说。周卫的父母早为这个小儿子在老家造好了楼房,所以他笑着说如果能找个好女孩,两个人可以一起在杭州奋斗,创业创家。周卫说,他现在打算学英语、学电脑,并且每个月开始存钱,有计划地过日子,不能再这样“月光”下去了。

  纪平,男,工作八年,月收入约8000元,主要花费:购买音响、正版CD、进口杂志、名牌衣服、相机

  纪平在大学里教计算机,他的收入分两块:一块是工资加课时补贴,每月5000元左右;另一块是利用晚上、双休日给人上课培训,每月3000左右。

  没事的时候,纪平喜欢一个人坐在家里听音乐。工作8年,他已经换了三套音响。最近一套,是在一年内陆陆续续买齐的,包括设备如下———英国产的音箱,6000元;英国产的CD机,5000元;北京产的电子管功放,4000元;日本产的AV功放,6000;荷兰产的DVD,3200元。纪平说,买齐音响幸亏了三张信用卡,一张卡上的透支到期后,到另一卡上及时地补过去。差不多五六个来回,等到下个月拿钱时,才将缺口不紧不慢地补上了。

  为了追求纯正的音响效果,纪平买的都是正版CD,每一张的价格都要上百元。他还喜欢买进口杂志和进口画册,每本在50元—200元之间。纪平说,这些东西印刷精美,极具收藏价值,而且可以让自己产生更多的创意。纪平买衣服一般都到杭州大厦,而且只认准两三个德国的品牌,一件T恤五六百元,一条裤子七八百元,一件冬装2000元左右。不过,这个冬天纪平还没去买冬装。商场前段时间打折太多,弄得他很矛盾:“买多少送多少时,人太多,懒得挤,买多少不送多少时,又觉得亏。”这几天先穿去年的,春节回老家时,再去商场也不迟。

  除了音乐,有寒暑假的纪平还喜欢旅游与拍照。旅游大多都是学校安排,自己不用出多少钱,但因为旅游,他爱上了摄影。1年前,纪平买了一只相机,全套配好3.2万元,为此他贷了3年款,每月交按揭960元。半年前,他又添了一个1.1万元的镜头,贷款2年,每月按揭500元。小额贷款,对于纪平来说,是一种极好的消费方式。“有条件可以让你提前享受,为什么不呢?”两个月前,他又买了一个1.7万元的笔记本电脑。

  除了上述的大件,纪平平常的生活费加起来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,水电费、物管费、手机电话费、上网费、钟点工费、饭钱,七七八八加起来,每个月也要1500元—2000元。

  因为热爱大学生活,纪平很满意眼前的生活。他说,如果有一天要享受得更好,他会选择离开校园,去赚更多的钱。

  我们不一定认同这样的消费方式,但必须承认这样一群人的存在———他们努力赚钱,拼命享受,每个月的收入都花得精光,被人称之为“月光”。中国时尚界和出版界名人、章含之的女儿洪晃,最近出版了北京和上海版本的《Time-out》,据说这本杂志就是专为中国的“月光俱乐部”成员而办。洪晃说这类人是懂得享受生活的中产阶层,势力正在壮大中。

  我不是为洪晃的新杂志做广告,我想要表达的是,《Timeout》的出现不仅说明“月光”们的存在,更说明这个群体的人数已经相当可观,可观到足以支撑起一本目标读者明确的杂志。如果在百度上搜索“月光族”这三个字,可以找到相关网页26100篇,这个数字会使“月光”们产生同志如此之多的快乐,却容易让不是“月光”的人们徒增“不是我不明白,是这个世界变化快”的感慨。

  似乎只在一夜之间,月儿弯弯照九州,“月光”在我们的身边已经无处不在。如果要为那些“月光”的年轻人勾勒一个简单的肖像,他们一般具备如下特征———“月光”们花钱大手大脚,亚洲城在线娱乐城,没有精打细算的观念,既不爱存钱,也存不了钱。因为他们认为,如果在得到一个体面的存款数字的同时,失去的是金钱带来的快乐,那么还不如去做快乐的穷光蛋;“月光”们有知识、有头脑、有能力,花钱不仅是表达对物质生活的狂爱,更是他们赚钱的动力。老辈人信奉“会赚不如会省”,对他们的行为痛心疾首;而他们的格言是“能花才更能赚”,花光用光自得其乐不以为意;“月光”们是信贷消费最坚定的支持者和实践者,他们感谢世界上还有一种叫“按揭”的消费方式,对“寅吃卯粮”的做法感到心安理得。但他们并不愿打肿脸充胖子没钱也要装阔佬,很少向别人借钱消费,大不了在信用卡里透点支,下个月回头就补上;“月光”们是商家最喜欢的消费者,因为他们有强烈的消费欲望,会花钱;更重要的是他们有很强的赚钱能力,有钱可花。“富,富不过30天;穷,穷不了一个月”,是对他们最生动的写照;

  一个低收入者通常不会是“月光”,因为他们对未来缺乏信心,收入再低也要想方设法省点钱存起来以防万一;一个大富豪也不可能是“月光”,因为他们的钱已经多到无法每一个月都花光。“月光”们是低收入者眼中的高收入者,但在真正的有钱人看来那点钱算不了什么,很容易就会花光。“月光”们的特点还可以列举出很多,其实是不是“月光”,不仅取决于收入,更取决于观念。一个持传统消费观念的人,无论收入是高是低,都不可能是一个“月光”。一生要赚多少钱才算够?有人计算过,算上房子、车子、孩子、孝顺父母、家庭开支、休闲生活、退休金的成本之后,得出的结论是397.2万。绝大多数人一生都赚不到397.2万,“月光”们很少会为这样的问题烦恼。就好像马太福音说的:不要为明天而忧虑,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。“月光”们不一定知道这句话,但他们的确很少为明天忧虑,因为他们对未来抱有信心,相信自己的赚钱能力,今天赚到的钱今天花完,明天要花的钱明天可以再赚。

  我们这代人,对“月光”族的评价都是贬义的:“叫讨饭子不留隔夜食”、“前吃后空,寅吃卯粮”“败家子”。单位里发了工资大吃大喝月底要向人借钱的人,大家都看不起的。一个月70多元的工资我拿了20多年,每个月都要存点钱起来,只怕万一有什么事。连毛主席都要发指示“手中有粮,心里不慌”呢。不过现在不一样了,我从以前看到子女贷款吓得睡不着觉开始,现在也见怪不怪了,反倒觉得自己没用,只有每个月往银行里存钱这点本事。时代不同了啊!———一个75岁的老人

  每个月都把钱花光,我原来刚工作的时候也干过,那个时候因为没办法,一个月就六十来块,住的虽然是单位宿舍,但吃饭、交通都得自己一个人打理。当时觉得借钱是件很丢脸的事情,只能自己省,不敢买衣服,不敢交女朋友。就这样每个月发工资前那几天,口袋里只剩几块钱了。后来工资涨了,条件好了,每个月有余钱了,生存不是问题,才敢去找女朋友、才敢出去玩。再后来,又“月光”了,不过钱都交给银行存起来了。我想现在年轻人的月光不过是短期的,每个人都会经历的过程。———张先生,公务员,40岁

  任何时候,任何情况下,我都不会成为“月光”族成员。这也可以说是家庭传统,父母总是教导我们不打无准备之战,存钱就是一种准备;也可以说是我自己的责任感,人到中年,上有老下有小,孝心爱心都是要用钱来体现的。再说即使我的月收入高达万元甚至年薪十几万元,我也不会去高消费,不习惯高消费,也不喜欢。———徐小春,35岁,大学教员

  我是坚决反对这种做法,年纪轻轻挣多少花多少,他现在有没有父母?以后有没有老婆小孩?他要是没有老没有小,社会上还有希望工程呢。我也知道时代不同了,现在是有高消费人群,敢花钱就能挣钱,但我们国情不同,不能提倡大家都把钱花光,亚洲城ca88手机版官网。过去说会赚不如会省,我觉得也要会赚也要会省,我想问你:节俭还是不是美德?———程彪,60岁,退休干部

  看看格毛的年轻人,佩服!月光光的日脚我是不敢过的。我这个人,从小屋里条件不好,吃饭要把好菜放到最后,苹果梨儿,烂的先吃,总想把好滋味留到最后。格习惯养到格毛,赚十块钞票,最多最多只敢用八块。说起来每个月收入也有五六千,单位也很稳定,但还是有很强的危机感,只怕今年有钱明年没钱,现在有钱,老了没钱,早早地就要为退休打算了。大概和我是苦出身有关。———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人

  我很庆幸,工作后也算不节俭,但比较精打细算。三年攒了10来万(总收入共15万),四年前按揭买了一套房子,去年就把贷款还清了,现在价值100多万了。这都是自己的资产。以前“月光族”的同事,现在反而潇洒不起来了,动不动就说,“悔不当初啊。”———陈捷,30岁,工业设计师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最新评论及回复

最近发表

ca88亚洲城备用地址 部分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仅供参考!如有侵犯您的版权,请联系管理员删除!